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松

不怕人老,单怕心老___雪松

 
 
 

日志

 
 

(原创)忆中林  

2012-03-26 09:57:55|  分类: 至爱亲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忆中林

                                   文/雪松

 

(原创)忆中林 - 雪松 - 生活是不公平的,要学会适应

 

 

50多年前,我读小学的时候,有一位同窗好友叫孙中林。

 

      当时,孙中林和我同桌,我们的课桌是能并排坐四人的老式书条,我的左边是女同学孙晋玲,右边是孙中林.当时,我们三人,无论是学习还是人品,在班里都是佼佼者。

 

 中林长我一岁,个头比我高一点,圆胖脸,有一双聪慧的大眼睛,微微上翘的的上唇,长着一抹毛茸茸的小胡子.为人忠厚老实,勤奋好学.讲话慢条斯理,做事一板一眼.据说,解放前,他在徐州读过一年初中.这一点我相信,因为他们家是地主成分,.他的学习成绩比我扎实,我们的语文成绩差不多,他的算术成绩比我强.钢笔字写得好,他的作文不仅有文采,而且抄写的工工整整,一丝不苟,非常漂亮,经常受到老师的表扬.

 

我们的关系非常好.幼年的伙伴,会经常闹摩擦,今天恼了,明天好了,好了还会在闹.按说,我和晋玲的关系比和中林还好,我和晋玲还闹过矛盾,但是,我就没和中林红过脸.每当我和晋玲的关系有些紧张时,都是中林主动从中调解,使我们言归于好.那时候,农村小学,设备很差,除了上课,没有什么活动,下了课,就在教室门前闲聊.我和中林就显得形影不离,我们总是谈得很投机.他经常教我写钢笔字.我写的钢笔字,直到许多年以后,还保留着他的影子.学算术时,可以说是,中林帮助我,我帮助晋玲. 

 

那时候,每次重要考试都张榜公布.比如期中、期末考试,都按成绩的高低分成甲、乙、丙、丁四个等级公布.三个学期,每次公布成绩,我们班只能有两名甲等生,那就是我和中林.他是第一名,我就是第二名;我是第一名,他就是第二名.我们轮流坐江山.

 

 小学毕业以后,我们都分别参加了中考.中林和晋玲去峄县报考,我去了兰陵县(台儿庄)报考,结果,我考取了兰陵中学,他们和全班其他参考的同学全都名落孙山了.

 

 从此以后,孙中林回村当了农民。虽然是个十几岁的孩子,一个小学毕业生,当地政府还是把他当做“四类分子”,进行管制、改造。他和其他“四类分子”一样,只能老老实实地接受政府和贫下中农的改造,不许乱说乱动。每天要早起打扫街道,每个星期六都要到民兵队部听取训话。有时候,社会气候一有什么异常,还要拉出去批斗。就这样,年复一年地,孙中林也慢慢长大了。

 

小学毕业后,我和中林只见过一面.那是1958年的暑假,那时,我已经在枣庄师范学校读书了.一天下午,在我们村东,中林家的地头上,我遇见了他.他头戴一顶破草帽,肩抗锄头,一只手里提着一捆青草,赤脚穿鞋,裤腿卷了老高.紫黑色脸膛,一脸落腮胡子.这是那个时代的标准的农民形象.见了面,我仍然感到很亲切,很想跟他聊聊,也想顺便打听一下晋玲的下落.万万没有想到,我们之间已经产生了一层厚厚的隔膜.从前,同窗攻读的情景,在他的脑海里,早已淡化了,消失了.他说,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不要再提了.这时,我想起了鲁迅先生<<故乡>>中描写的闰土和""见面的情景,不禁打了一个寒战.果然他说:"你们现在好了,再见吧!"说完,转身走了,慢慢地走了,拖着他那疲惫的身躯,迈着沉重的步伐.我望着他那渐渐远去的背影,心里一阵酸楚,心想,我失去了一位好朋友.

 

谁也没有想到,我们这一分手,竟成永别.后来听我二弟讲,上个世纪的60年代初,中林终于振作起来,一个人独闯西北,到新疆自某职业,在一家工厂里,当了会计,混得很不错.但是,好景不长,文革期间,清理阶级队伍,他被遣送还乡.当地造反派,以非法流窜的罪名,对他进行了,长期批斗,严酷地管制.这一次,中林感到走投无路了,他彻底绝望了.1970年夏,,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他跑到村后,投了水库,结束了他可悲的一生。

.中林来到这个世界上,只有36个年头,在短促的人生旅途中,他没伤害过任何人,没有什么奢望,只想凭着自己的劳动,过平常人一样的生活.但是,由于他出身在那样的家庭里,这平平常常的愿望,也是不能实现的.直到临死,连一个普通的小家庭也没有建立起来.

 

 听说中林寻了短见,我感到十分悲痛.悲痛之余,我也作过这样的反思:其一,同学期间,我们还是孩子,思想单纯,天真无邪,我们能够成为好朋友;假如中林能和我一起考取学校,也许我们还能成为好朋友;结果是我考取了学校,他回到了农村,我们两个人,一个贫下中农出身,一个地主出身,在那个年代,想要友好地处下去,那是很难很难的。这个现实,现在一般人都能理解,但是,当时还是一个青年人的我,接受这个现实,是很痛苦的。

 

 其二,中林如果能再坚强一点,顽强地生活十年,八年(也许这要求太苛刻了),等待历史进入一个崭新的时期,他将会跟其他一切出身于剥削阶级家庭的子女一起,摆脱出身成分的桎梏,过上平常人的生活.但是他没有等到.悲哉,中林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