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松

不怕人老,单怕心老___雪松

 
 
 

日志

 
 

【转载】现在还能有人写出这样的诗吗?……  

2013-10-07 22:45: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葉文福1979年批評陳再道上将的"將軍詩"。

现在还能有人写出这样的诗吗?…… - 自由 (3) - 自由的博客(3)

 

 

[[  將軍   不能這樣做!  ]]
   葉文福

 
  歷史,總是艱難地解答一個又一個新的課題而前進的。
  據說,一位遭“四人幫”殘酷迫害的高級將領,重新走上領導崗位後,竟下令拆掉幼兒園,為自己蓋樓房;全部現代化設備,耗用了幾十萬元外匯。我……
  我說什麼?
    我怎麼說?……
  你
   是受人尊敬的前輩,
       我是後之來者。
  你我之間
    隔著硝煙彌漫的
      三十年代、
        四十年代,
  批評你
    我從來,
      沒有想過。
  因為
    也許正是你
      用抱著機關槍 
        向舊世界猛烈掃射的手。
  把抽在我脊梁上的皮鞭
    一把奪過
  你把我摟在
    滿是血污
      和熱汗的胸前,
  大滴的
    淚水
      砰然而落!
  你抽泣著
    摸著我
      渾身的傷疤,
  厚厚的嘴唇,
      哆嗦著,
        你說︰
  “孩子,
    我們
      解
        放
          了”
  于是,
    我赤著腳,
  小小的腳丫
     踩著你
      又深又大的腳窩
        走進了
         新中國……
  不!將軍,
    即使是這樣,
  我也要說,
    我更應該說!
  記得麼?
    那年
      搶渡瀘家橋
  身後︰追兵!
  對岸︰烈火!
  一河如虎的浪山呵,
    幾根沉沉鐵索……
  革命
    在危崖上
        焦灼
  難道井岡山的火種
    要被這大渡河水
         無情吞沒?
  你大瞪著
     布滿血絲的眼楮,
  駁殼槍
    往腰間
      猛地一掖,
  一聲呼嘯,
    似萬鈞雷霆,
  挾帶著雄風,
    沖進了
      中國革命
        英雄的史冊!
  那時候
    將軍,
      你想的是什麼?
  我敢說,
    你想的是︰
  “為子孫後代
    都過上
      幸福的生活!”
  你說的是︰
     “最艱巨的任務
      給我!
        給我!……”
  多麼不幸!
    我的渾身彈痕的將軍呵,
  四十多年後,
    你英雄的身軀,
      竟會讓功勞
        壓得
          步履蹣跚,
  你雷霆般的聲音
    被時光的流水
      侵蝕得
        多麼孱弱︰
  “給我……”
    “給我……
  給你月亮
    你嫌太冷,
  給你太陽
    你嫌太熱!
  你想把地球
    摟在懷里,
  一切,
    都供你欣賞,
      任你選擇……
  什麼都要,
    你什麼都要!
  為什麼
    就是不要
      你入黨時的誓言?
  為什麼
    就是不要
      無產階級的本色?
  難道大渡河水都無法吞沒的
    井岡山火種,
  竟要熄滅在
    你的
      茅台酒杯之中?
  難道能讓南湖風雨中
    馳來的紅船,
  在你的安樂椅上
    擱淺、
      停泊?
  難道一個共產黨人
    竟要去寫
      牛金星們
        可悲的歷史?
  難道一代一代
     揭竿而起
       殊死抗爭,
  竟只是為了
    你一家人
      無止無休地享樂?
  如果真的是這樣,
    將軍,
  你怎麼對得起
    犧牲在你懷里的戰友
      最後的囑托?
  怎麼對得起 
    那白發蒼蒼的
      《共產黨宣言》的作者?
  去呵,將軍,
    穿上當年的
      紅纓草鞋,
  去吻吻你曾為之流血的土地吧
  那一寸一寸
    從敵人手中
      奪過來的土地呵,
  那一寸一寸
    從苦難深淵中
      撈起來的土地呵,
  那一寸一寸
    打著革命印記的土地呵,
  那一寸一寸
    養育過紅軍、
       八路軍、
         新四軍、
           解放軍的土地呵,
  喂過你小米湯的,
    那太行母親
      手中的木勺,
        還在碗里
          攪拌著野菜;
  當年為你包扎傷口的
    洛陽大嫂
      一家三代。
  堆在一間六平方米的
    小屋子里︰
       床上架鍋……
  我的官高權重的將軍呵,
    你戎馬征戰幾十年,
  到底為的什麼?
  置人民疾苦于不顧,
    你!
      一個共產黨員的良心
        難道就不受
          真理的譴責?
  莫非你真的堅信
    法律
      永遠是你手中的紙牌,
        或者至多是 
          夏夜柔和的晚風?
  難道你
    渾身的毛孔
      現在竟滲不進一丁點
        周總理的
          美德?
  為了你的“現代化”,
    幼兒園都拆掉了,
      後人都不管了!
  滿頭飛雪呵,
  你還能舒適幾年?
  明天是孩子們的
    是孩子們的呵!
  孩子們都不要了,
    誰來捧你的骨灰盒?
  也許
    你驕傲地說︰
      我有兒子……”
  是的,你有兒子
    你的兒子
      如果是
        革命者, 
  他就會
    憤而離開
      你的高樓;
  如果他是
    不肖後代,
  他那白皙的手
    將永遠捧著
      人民對你的指責!
  我有一位
    當收購員的朋友,
  要是知道了
    你的慷概之舉,
      心里該有
        多麼難過
  當他得知
    牛耳朵里
      有幾根茸毛
        能換取外匯,
  幾年來
    他辛勤地
      剪呵,
        剪呵,
  一根
    一根
      竟剪了十斤多……
  人民
    像春蠶抽絲那般
       為祖國積累財富,
  你有什麼權利,
    把先烈的熱血,
      把人民對黨的信賴,
        把勞動者辛勤的汗水
          肆無忌憚地
            揮霍?!
  難道周總理
    莊嚴宣告的
      四個現代化,
  難道黨和人民
    忍住十年傷痛
      在爐前
        在田野
          為之揮汗流血的
            四個現代化,
  竟是你
    打著飽嗝,
      信手彈給我們的
        油星
          和
            唾沫?
  真不幸
    我的將軍!
  第一次長征
    你征服了大渡河,
  而今天
    新的長征,
     你想過了沒有
      你再後退一步
       就會變成了
        大
          渡
            河
  不!
    牛金星的悲劇
      決不會重演
  因為人民
    決不會
      沉默!
  但願我的詩句
    也化作萬鈞雷霆,
  挾帶著雄風
    沖進你的耳朵,
      沖進你的心窩,
  在這新長征的路上
    且听前進的後人
     和前進的法律一道
      大喝一聲︰
        “將軍,
          不能
            這樣做!”

现在还能有人写出这样的诗吗?…… - 自由 (3) - 自由的博客(3)

 
 
叶文福1979年因为这首《将军,不能这样做》,抨击了当时某个居高位的军内领导特权、腐败行为,竟然引起了二十余位将军联名向邓大人告状。邓大人的批示无从知晓,但之后作者受到了长时间的折磨,写了长时间的检讨,并因此丢了军籍。在此期间作者虽然也曾想到过自杀,但毕竟他是楚人,从小就受“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楚风影响,所以他最终还是挺过来了,也给中国文坛留下了又一个有良知的诗人。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