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松

不怕人老,单怕心老___雪松

 
 
 

日志

 
 

(原创)千里访故友  

2014-06-03 10:09:42|  分类: 文学艺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退休以后的探亲访友的活动中,寻找、造访张惠凤是重要的一次活动。

张惠凤是我在费县第六中学教书结识的挚友,相处三年,感情很深。

1965年秋,张惠凤调往石家庄市工作。我们一直保持着通信联系。

19758月,我赴山西大寨参观学习回来,途经石家庄时,曾经造访张惠凤,受到他一家的热情接待。

那是一个特殊的年代,社会动荡,人心浮动,不知何年、何故,我们中断了通信,张惠凤就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不知飘向何方,再也无法取得联系。岁月如流,转眼就过去了28个年头。但是我仍然深深地怀念着她,尤其是退休之后,更是魂牵梦绕。

2003年春,在老伴的催促下,我就着手寻找张惠凤的工作。先后向石家庄四十中学(曾工作过的单位)、桥东区教委、太平街2号(原住址),发出几封信。岁月流逝了近30年,这些单位的人员变动很大,所以我的信件,都因“查无此人”而被退回。

后来,我写了一则《寻人启事》,瞎编了一个单位名称:“石家庄市日报社晚报编缉部”,把信发了出去。这个单位是我瞎蒙的。我这一“蒙”,不仅“蒙”出了一个“《燕赵晚报》省会新闻部”。而且“蒙”来了一位热情、善良的报社记者刘文伟小姐。她主动承担了替我寻找张惠凤的任务。

我的信件不知是怎么转到了石家庄市《燕赵晚报》省会新闻部,落到了记者刘文伟的手里的。我很快地就接到了她的长途电话,在电话中,她坦诚地告诉我,刊登《寻人启事》是要花钱的。她表示,原意用新闻报道的方式,帮助我找到张惠凤。我被刘小姐的热心助人的精神感动了,于是,就向她提供了一些寻找张惠凤的线索。

根据我提供的线索,刘小姐通过街道办事处、居委会、派出所等单位进行寻找,并且在晚报上发表了她的第一篇文稿:《江苏李景金寻故友,张惠凤你在那里?》文章末尾写道:“李老寻故友之切,令记者感动。如果那位读者认识张惠凤老人,希望与我们联系,帮助年近古稀的李景金老人找到他28年未见面的老朋友。”

张惠凤在石家庄几处中学执教多年,退休后,一直在石市“教授合唱团”里活动,所以在知识界颇具知名度。因而,刘小姐的文章见报的当天,就有十几个电话打到报社,向报社提供了张惠凤现在的住址和家庭电话号码。张惠凤,现名张鸣,住石家庄市长征北街9741单元301室。刘文伟小姐立即对张惠凤进行采访,并把这一消息打电话告诉了我。我也和张惠凤取得联系,经她同意,我当即决定近期造访。这天的晚报上,又发表了刘文伟的第二篇文章:《找啊,找啊,找朋友,江苏李景金,找到了张惠凤!》

2003226,我怀着激动的心情,乘汽车、火车,日夜兼程,从苏北的宿迁,赶往河北省会石家庄市。

2月的燕北大地春寒料峭。27日凌晨七点三十分,上海至石家庄的1497次列车,风尘仆仆地驶进了石家庄车站。火车刚刚停稳,我便急匆匆地下了火车,随着蜂拥的旅客,心里想象着即将出现在眼见得场面,心情忐忑地朝出站口走去。刚走到出站口,在拥挤的人群中,我一眼就认出了张惠凤。阔别28年了,张惠凤虽已见老,却也风韵依然。前来迎接我的还有她丈夫王宗杰先生。晚报记者刘文伟、王雪刚也赶来采访。他们一起向我围拢过来,一阵紧张的握手之后,有的上来搀扶我,有的帮我提东西,有的忙于拍照。我顿时感到,有一股强烈的感情的热浪向我冲击。此时,我虽然旅途劳顿,但情绪一下振奋起来。

这天中午,张惠凤一家在石家庄有名的燕凤楼大酒店设宴为我接风洗尘,并酬谢记者刘文伟。

我和刘文伟多次通过电话,但是,只闻其声,未见其人。此时,才得一睹刘小姐的靓丽风采。看上去,她只有二十三四岁,身材苗条,穿一件乳白色与粉绿色交错的大方格风衣,脖子里系一条金黄色丝巾。白皙的瓜子脸上,得体地配一副白框眼镜。举止端庄、文静;谈吐大方、风趣。但是她不像我想象中的新闻记者那样成熟和老练,却像一个高中学生那样稚嫩。

我一生中,结识过不少女性,但接触如此年轻、美貌的女记者,还是初次。想到她在帮助我寻访故友的活动中,所表现出来的热情、善良、仗义的优秀品格,不禁肃然起敬。此后,我竟有幸和她结为忘年交的朋友,虽不能经常见面,有时却可以通过互联网、电话或书信交流。

宴会上,大家频频举杯,共话友情。尤其是张惠凤的年轻、漂亮的女儿王伟小姐,以东道主的身份,表现出极大的热情。我全身心地沉浸在这真诚的、热烈的、友好的氛围中,感到无比的快慰。

在我寻访张惠凤的过程中,虽然信心十足,但也存在几点顾虑:一怕张惠凤看到报上的消息后,不肯站出来。连报社的领导和记者都有这样的顾虑;二怕张惠凤的丈夫不肯接纳;三怕她的子女不理解。万一他们一家对我表示冷淡,那我就“惨”了。尽管我一再对刘文伟吹牛,说绝对不会出现那种局面,但内心里却一直忐忑不安。而今,火车站和宴会上洋溢着的真诚、热烈、友好的气氛,把笼罩在我心头上的阴影,一扫而光。


退休后的生活 - 雪松 - 生活是不公平的,要学会适应
                                                   左起:刘文伟、笔者、王宗杰、张惠凤、王伟

228的《燕赵晚报》,又发表了刘文伟的第三篇文章《本报牵线搭桥,读者热情相助,张惠凤与阔别28年的老友喜相逢》。


我在张惠凤家,逗留了三天,他们夫妇两人陪我游览了古城正定,观瞻了石家庄繁华的市容市貌,逛了著名的商场——北国商城和图书大厦。我深刻地感受28年来,石家庄的面貌及其人民生活,历经沧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几天来,我和张惠凤共忆当年在沂蒙山区并肩战斗的峥嵘岁月;共话当年患难与共,同舟共济的深厚友情。孔子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我和张惠凤一家共同享受着故旧重逢的快乐和欣慰。

一对年近古稀的老友,经历了艰难曲折的历程,得到短短几天的聚会,又要分手了。32日下午,张惠凤和她的女儿王伟小姐,一直把我送到火车上。我再一次深刻体验了“相见时难别亦难”的滋味。两点零四分,石家庄至上海的1496次列车,缓缓开动了。我凝望着车窗外月台上,伫立在初春的寒风中的张惠凤母女,她们在向我频频招手。此时,我的感情失控了,禁不住热泪盈眶。转眼间,她们的身影被列车抛得很远,很远,终于消失了。

我这次千里访故友的活动是成功的。首先,我对张惠凤的这份情义,不仅她本人承认了,接受了,而且她的丈夫及其子女都理解了。通过这次活动,不仅圆了我和阔别28年的老友张惠凤相见之梦;而且又结识了一些新的朋友,如刘文伟、王伟等。

但是由于媒体的参与,对张惠凤也产生了一些负面的影响。

在知识界,对我们的纯真、永恒的友谊,人们多表示同情和赞赏;但在小市民阶层,也有什么“老情人”之说。对此,我曾向张惠凤表示道歉!但她却说:“景金,请放心,我不怕。我为有你这样一位真诚的,钟情于我的异性朋友,感到骄傲。有一点消极影响,在所难免,过些时候,就会自然消失。”她的女儿王伟给我写信时也说:“李伯伯,我佩服你的勇气和真诚。如果我能有象你这样一位异性朋友,牵挂终生,该是何等幸运!”张惠凤仍象当年一样坚强、豁达;而她的女儿也表现出和她妈妈同样的可贵的品格,令人十分钦佩!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