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松

不怕人老,单怕心老___雪松

 
 
 

日志

 
 

一、一段难忘的私塾学习生活  

2017-09-24 17:04: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一段难忘的私塾学习生活

 

   在旧社会,我八岁上学,读的是私塾,曾先后师从两位老先生,一位是本村的孙茂绰老先生,一位是外乡的李安里老先生。当时,孙先生开的塾馆人们都叫北学屋,因为它的南面还有另外一家叫南学屋的塾馆,先生也姓孙。我是北学屋的,在那里读过读过《百家姓》、《三字经》、《千字文》等许多启蒙读物。那时候的读书生活很单调,每天到校后,读三号书(即三段书)后,就练习写毛笔字。每一号书,都由先生一句一句地教。每号书的长短,由学生自己定,可长可短。所以有些同学,虽然教材相同,但各人的进度不尽相同。

   那时候,农村里还见不到什么钢笔、铅笔等,我们都是练习写毛笔字。

   记得后来我跟李安里老先生上学的时候,我舅舅送给我一支钢笔,是从日本鬼子的营房里捡到的。有一天,我用它沾着自己磨的墨汁写字,被李先生看到了,他问我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我告诉他这叫钢笔。先生好奇地要了过去,画了几个字,惊讶地说:哎呀,这世上还有人用这种东西写字!现在想起来,那应该是一支很不错的派克钢笔,后来是我不小心把细小的笔尖弄丢失了,整个钢笔就报废了,因为那时候,不要说在农村,就是到一般的城市里,也是配不上这种笔尖的。

   写毛笔字,要先练描红,就是把红字描成黑字。当时,最流行的描红字帖是:上大人,孔乙己,化三千,七十四,尔小生,宜立志。描红以后,才能写仿影,就是把先生给写好的字,放在纸下面,让学生在纸上描。直到练习达到一定水平,先生才允许抛开仿影,临写字帖。

我们每天除了读书、写字外,什么活动也没有,生活很枯燥。有时闷急了,就装作大小便,去厕所里磨蹭一会儿。上厕所,也只能每次去一个人。教室里挂着一块很精致的小木牌儿,叫作恭签。大概意思是出恭用的标签。谁去厕所都要拿上它。如果恭签被别人拿去了,你就得憋着。

单调的唱读(一种拉长声音的读书方法)、艰深的语句,很容易令人发悃。尤其是夏季,老是打瞌睡。一旦被先生发现,他先是大喝一声:醒醒!然后,顺手照头上给你一巴掌或一铜烟袋锅,瞌睡虫便吓跑了。有时候,这两招不灵,先生就让你拿上恭签,到厕所去罚站。你别说,这一招儿还真灵验,露天厕所里,又臭,又晒,一会儿就醒盹了。

我们的这位孙老先生,五十多岁,瘦高个儿,留一绺灰白色的山羊胡子,穿长衫,头戴瓜皮小帽。外表清瘦、秀气,文质彬彬,但发起威来,让学生不寒而栗。他打学生一般不用戒尺(一种长条形的木板)打手心,而是用巴掌或铜烟袋锅打头。此外,他还有一个特殊的刑具,是一段二尺多长的自行车轮胎。在那个年代,不知道他从哪里弄来的那个玩意儿,据说打人不伤皮肉。但是,我们一直没见过他用那东西打学生,却见他打过自己的儿子,也是他的学生。

老先生有两位夫人,长房住内宅,轻易不出门。协助先生管理学生的这位是二房,读过书,五十来岁,个头儿不高,胖瘦适中,足缠得很细,很尖,清秀、慈祥、干净、利索,是一位挺讨人喜欢的老太婆。

                              

我们都很听她的话,只要她吆喝一声:好好读书!我们就会很认真地,诗云子曰地读起来。她很喜欢我,从来不对我大声呵斥,一见我跑出教室,便走到我跟前,悄悄地对我说:怎么又不听话了?快回屋里念书。老太婆喜欢包

饺子吃。她包的饺子很小,捏成花边,活象她的一双小脚那样秀气。但是,她包得太慢,会让老头等得着急。所以,每次包饺子,都叫我给她帮忙。那时,我虽然只有八九岁,但我已经跟母亲学会了一手包饺子的好活。

那时候,上学也要缴学费,。不过,那时不叫学费,而叫书修书修的本意是十条干肉。《论语》中就有自行书修以上,吾未尝无诲焉的句子。旧社会,农民都很穷,哪里有什么书修送给先生,每年夏秋两季,打下粮食,缴几斗谷物来酬谢先生,也就够了,数量不多,都能缴得起。

后来,不知为什么,塾馆停办了,我第一次辍学了。

不久,我们村来了一位外乡塾师,名叫李安里。老先生已年过花甲,体弱多病,但还能坚持教书。李先生在我们村租了两间草房,收了二十多个学生。我父亲又一次把我送到先生跟前。那天,一进门,我就发现迎面墙上悬挂着孔子的画像,记得上面有几个大字是:大成至圣先师。我知道孔夫子是先生的先生,于是就跪倒磕头。李先生见我很懂事,很高兴,就安排我暂时坐在他的教桌的对面。在这里,我读完了《论语》和《孟子》。

一本厚厚的《论语》,我很快就读完了。先生规定,学生读完一本书,要包本,即一次从头背到尾。那天,我手捧《论语》,走到先生面前,把书放到教桌上,背过身去,滔滔不绝地背诵起来,不中断,不掉字,不重复,不破句,十分流畅。背了不到一半,先生便高兴地拦住了:好了,好了,古人云:半部《论语》可治天下矣。不要再背了,赶快叫你父亲买新书吧!此后,我就开始读《孟子》了。

李先生的《五经》、《四书》功底相当深厚,尤其是《四书》,极其熟练,不用看书,能教能讲。我们经常看到他教《论语》、《孟子》时,都是半卧在床上,让学生提示一下开头,他就背一句教一句。有的学生读《诗经》了,先生才回过头来给他们讲解《论语》。他也是背一句翻译一句,并且加以点评。因而,同学们都很敬佩他,都为有这样一位博学强志的老先生而感到自豪。

身体有病,生活条件又差,先生精神困惫不堪,经常坐在床上,依着墙就睡着了。有一次,嘴里叼着半截香烟就进入了梦乡。烟头烧完了,烧着了他的胡子,猛然惊醒,呸呸地吐了几口,逗得同学们哄堂大笑。李先生恼羞成怒了,大声吼道:笑什么?读书!于是,我们又放开喉咙,读起诗云子曰来。

别看李先生体弱多病,但管起学生来,却很有精神,很有力度。记得班里有个残疾学生,长得前鸡胸后罗锅,一只脚后跟不着地,走起路来,一上一下,一下一上。这个学生不但学习差,人缘也不好,所以,大家都瞧不起他,有时还会欺侮他。一天晚上,他在村里玩耍,被同学打了。他当天晚上,就到先生那里告了状。第二天,大学长(相当于现在的班长)孙景聚也知道了这件事,早就把李先生习惯用来打人的工具,如戒尺、小木棍、长烟袋等,都找来放到先生的教桌上。这一天,李先生来得也特别早,头戴小毡帽,身披长棉袍,气势汹汹地走进教室。到桌前一站,大声嚷道:我的洋火呢? 其实,他不是在找火柴,而是在找茬儿整人。几天不打,手心就痒了,是吧!说着,顺手从桌上抄起一个小木棍儿,朝坐在教桌对面的孙晋彩头上打去。当时,孙晋彩被吓蒙了,连忙举手护头,说时迟,那时快,啪的一声,左手中指被打裂了,鲜血直流,疼得他呲牙咧嘴,只是不敢哭。接着,李先生就从前往后,啪!啪!啪!次序地打下去,不偏不倚,每人一小棍儿,每个人头上起了一个大包。

当时,我和一个叫陈续友的同学,正围坐在靠墙角的一个方茶几上读书,也未能幸免。当时,我就觉得头脑嗡得一声,头皮上顿时起了一个大血包。没有挨打的,只有大学长等年龄大一点的学生,而挨打的学生,多数人没有参与那件事,跟我一样,是被冤枉的。从那以后,谁见了先生那些刑具都会毛骨悚然。

                            

天气渐渐暖和了,教室里只有一个中式窗户,还用纸糊得很严实,闷得很。李先生患的是菌痢,大便全是浓血。他有时候住在教室里,夜间就得在教室里大小便。便盆就放在床下面,有时候,让学生给他端出去倒了。有时候,白天也放在床下。因而,教室里,空气污浊,臭气熏人。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时间一长,我们也就习惯了。但是,那些年龄大的学生,懂得讲卫生了,就受不住了。一天,一个大学生说:我一进这屋子就恶心!快把窗户纸撕开!大学长孙景聚动手把窗户纸撕了一个大洞。大概是由于先生身体太虚弱的缘故,虽是暮春季节,但他对风还是很敏感。那天,他往桌前一坐,好象觉得不对劲儿,转脸一看,立即暴跳如雷,大声质问:是谁干的?说!是谁把窗户纸撕破的? 孙景聚也不示弱:是我撕的,你还能把人给臭死!”“你,你你......老头儿气得说不出话来了。临放学时,先生把孙景聚留下来了。想到那天我们挨打的事,我心里好高兴,我想:今天,先生也该给他当头一棒。

在那个年代,医疗水平很低,所以先生的病得不到很好的治疗,病情一天天加重。有一天,先生不知从哪里弄来一个偏方:大烟灰可治痢疾。他就让学生到处给他寻找那东西。当时,只有哪个残疾学生,能找到大烟灰,因为他干爹抽大烟。李先生曾多次让他去找,找来后,用开水冲了喝。有一次,那个残疾学生去找大烟灰,回来晚了,先生就当着众多学生的面训斥了他。那个残疾学生一怒之下,把大烟灰撒了一地,一上一下地扬长而去。先生怒不可遏,望着撒了一地的大烟灰,心疼得不得了,但也无可奈何,病入膏肓,动弹不了啦。后来,先生又在梦中得一偏方:红塘煮茄子可以治疗痢疾。于是,他又让学生给他找茄子。不是收茄子的季节,哪里有茄子?只能找到一点老百姓家中晒的茄子干。他也很高兴地拿去,用红塘煮了吃,真是既荒诞又可怜!

我的《孟子》一书,只剩下最后几页时,先生病体难支,停教回家了。听说,先生回去不久,便带着他那一肚子的五经四书去见周公了。听说李先生谢世,我心里不禁产生一缕悲哀。因为,我们毕竟师生一场。一年多的时间,我跟着这位老先生读了不少书,识了不少字。

从此,我又辍学了。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